娘这几天有点奇怪,每天都要在小区和汽车站之间来回走很多趟

妻子说:娘这几天有点奇怪,每天都要在小区和汽车站之间来回走很多趟。我说:“是不是医生说,糖尿病人要多锻炼?”妻子反驳我:“亏你还是当儿子的!小区的花园不能锻炼?”我想,对呀!赶紧给爸爸打电话问。爸爸说:“你娘视力下降得快,是怕眼睛瞎了不认识你那的路哇,孩子!”我和妻子都哭了。

为谁痛哭,为谁嘻笑,任光阴凋尽朱颜。 哪个出将入相,哪个成佛登仙,到头来或为黄土,或为轻烟。...

一缕轻愁,悲恨相续,魂飞千载寻伊尽,唤不醒,相思人憔悴,夜半静听万千泪..经流年,梦回曲水边,烟波碎,人已醉,红尘滚滚皆是泪,风逝一抹暗脆。倾尽了风华,寂寞了容颜。跌碎了谁的思念?一袭霓裳,抚起月亮的寒光,穿越过万水千山的屏障,只为短暂的缠...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